丁雪峰轻管理:股灾二次来袭,打破证监会救市“囚徒困境”的轻管理逻辑

2018-09-11

两个多月来,沪指从5174点跌至8月25日的2964点,跌幅高达42.71%,3000点整数大关失守,创今年新低。中国石油、中国石化跌停;中国银行等8只银行股跌幅超过8%;两市2000只个股跌停。从目前来看,大部分蓝筹股下跌幅度已超过50%,成长股方面则更为惨烈,大部分明星品种接近甚至超过了70%。中国股市大跌引发全球股灾,8月24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盘初重挫1000点,创雷曼危机以来最大跌幅。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开盘下跌393.85点,跌幅8.37%,报4312.19点。标普500指数开盘下跌59.76点,跌幅3.03%,报1911.13点。盘前标普、纳斯达克和道琼斯股指期货均跌5%,触发熔断机制,美国三大交易所股指期货一度暂停交易。毫无疑问,股灾二次来袭。虽然沪指随时可能报复性反弹,但证监会面对股市暴跌却表示很淡然,表示以后不干预市场涨跌,让股市按照市场自然规律运行。

面对证监会从不惜一切力量救市、央行采用降准降息,养老金入市,证金、汇金增持,公安部查处恶意做空等非常手段救市,到今天的任由股市回归市场,轻易放弃多头需守住的位置3500点一带的关键点位,说明证监会救市已经陷入了救与不救上下两难的“囚徒困境”,也说明证监会缺乏对股票市场管理的明确战略定位,战略方向摇摆不定,缺乏前瞻性的远见和对未来发展趋势的准确判断。如果证监会尸位素餐、德不配位、能不配位,倒霉的不仅是全体散户,中国经济也必将深受其害。

据高盛的统计数据,国家队向股市投入了8000到9000亿元,而国家队救市的成本在3500-3600点之间,周五大盘收在了3507点,相当于国家队砸进去的近万亿资金已经全线套牢。那么,救市砸进去的钱被谁赚走了呢?一是投机者:机构散户化,把国家队当成套利对象。在七月份,机构跟随国家队救市的脚步来套利的现象非常明显! 3500点,是国家队严防死守的底;而4200点、4500点,是市场主力突围的天花板。这样,大盘一到3500点左右,国家队死守,套利资金跟着杀入。大盘一到4000点,套利资金杀出,可国家队不能杀出。机构,都散户化了,在国家队拉的时候高位抛售套现,把股价砸下去之后,继续低位再接回来,反复地玩弄国家队来套利!二是公募基金:7月遭万亿净赎回。三是私募:遭遇清盘潮,仓位剧降。四是大户:利用政府救市的机会减仓甚至离场。

上述报道印证了证监会救市已经陷入典型的“囚徒困境”。

“囚徒困境”是1950年美国兰德公司提出的博弈论模型。两个共谋犯罪的人被关入监狱,不能互相沟通情况。如果两个人都不揭发对方,则由于证据不确定,每个人都坐牢一年;若一人揭发,而另一人沉默,则揭发者因为立功而立即获释,沉默者因不合作而入狱五年;若互相揭发,则因证据确实,二者都判刑两年。由于囚徒无法信任对方,因此倾向于互相揭发,而不是同守沉默。

囚徒困境是博弈论的非零和博弈中具代表性的例子,说明为什么甚至在合作对双方都有利时,保持合作也是困难的,反映个人最佳选择并非团体最佳选择。现实中的证监会救市,最佳的团体选择是股市重回牛市,政府、机构、公募基金、私募基金、散户都可以解套。然后国家队逐步退出市场,通过注册制的顺利实施,真正把中国的股市交还给市场。遗憾的是这个团体最优策略,却不是参与个体的最优策略,个体的最优策略是逢高减磅,高抛低吸降低成本,变成救市的政府成了肥羊,机构、公募基金、私募基金、散户都来“薅国家队的羊毛。”

如何打破证监会当前救市的“囚徒困境”?个人认为普通人为证监会提供的具体救市建议、策略毫无意义,因为这是高度专业、复杂、系统、全球化的金融游戏,没有人比证监会的金融专家更懂这个游戏的规则和玩法。作为非金融专业的非专业人士,雪峰却有话想说,因为从本人研究管理10多年的经验和体会来讲,越是最复杂的问题,其解决的方法反而越简单,那就是透过无数复杂的现象,直接回到问题的原点来思考解决问题。雪峰在新书《轻管理:让管理很简单的真正秘密》、《轻管理实操:让管理做减法的4个关键》中提出了“轻管理”概念,即举重若轻的适度管理。指在管理中不盲目应用复杂的管理方法,而是从管理的原点和管理的有限性、管理的层次性、管理的阶段性的本质特征出发,根据企业不同的管理需求层次和管理现实中的主要矛盾,按照管理的山坡模型和轻管理决策模型,举重若轻地、动态地选择最适合、最简单的管理方法,实现轻松管理的目的。轻管理的逻辑中,复杂的管理技术,层出不穷的管理工具都有一个管理的逻辑起点,只有找到管理的逻辑起点,才能走出管理方法的丛林,走出过度管理的重管理误区,实现轻松管理。而管理的逻辑起点是管理只解决效率问题。轻管理就从如果解决企业效率的管理原点入手,提出了构建企业高效管理系统、规范管理系统、文化管理系统的具体思路和管理办法。

因此,雪峰给证监会的建议不是具体的方法和策略,而是在哲学的思考问题的方法论启发下的解决问题之道,也是雪峰研究管理的重要心得,也是所有问题解决方案的“必杀技”:任何时候最关键的问题不是需要做什么,而是应该做什么!

股灾二次来袭,当今证监会要出手挽救中国股市的所有战略和策略,都要回到股市的“原点”,也是处理所有股市问题的关键,证券市场为什么会存在?

证券市场存在,是因为它能直接交换价值,为缺钱的的优质企业融资,为多余的资金寻找投资机会,这也是证券市场的意义。如果证券市场不能促进优质企业发展成长,不能为投资者带来回报,这个市场就是纯粹的赌场,入市的股民就是赌徒,而不是价值投资者。而丧失流动性的中国股市,已经暂停IPO,为企业融资功能已经丧失;相信“国家牛市”的号召而进入股市进行“价值投资”、短期套利的众多散户,已经有近50万中产阶级相信政府推出的融资融券、杠杆投资政策而财富被彻底清零,没有被平仓的普通散户财富也大幅缩水,为投资者带来回报的功能不仅丧失,而且变成了收割散户的平台,把散户当成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

因此,当前证券市场需要救市,是需要恢复股市的这两个基本功能,为缺钱的的优质企业融资,为多余的资金寻找投资机会。而从恢复这两个功能入手,证监会各种措施都可以采用。金融市场濒临崩溃的边缘,拘泥于一些制度的公平和管理手段是否合乎法律法规完全是不知变通的迂腐之举。当近期欧美股市在历史高位还没有跌多少时,美国证监会就竞争做空金融股,英法等国立刻跟进,表示政府要在适当时候干预股市。面对外国证监会的快速应对,不知我们那些从西方学成归来的所谓“股市专家”作何解释?当前为了救市,证监会已经出台了多重措施,当政策底被击穿以后,是任由股市寻找市场底,还是再次用政府看得见的手再次托起股市?对于证监会来讲,目前面临的不是采取何种救市措施的具体救市策略问题,而是要不要救的战略方向问题。

因此,对于证监会来讲,当前最关键的问题是应该做什么!

毫无疑问,当前证监会所有工作的核心都是恢复市场的融资和回报投资者功能。要恢复这两个功能,在当前股市几乎丧失流动性,全球市场暴跌的背景下,首先要恢复市场的信心。信心比金子都重要,但是恢复信心需要前提,空喊恢复市场信心、股民信心毫无意义,那就是要恢复市场的信誉。

要恢复市场的信誉,我们首先要问的问题是:中国的股市为何就没有信誉了呢?让中国股市丧失信誉的,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中国的上市公司,耍流氓的太多,只圈钱不分红,有的企业几十年从来没有分过红。而这些公司能够上市,不是市场自然选择的结果,而是依托政府信誉通过证监会审批才能上市。作为批准者,政府需要为自己背书的信誉承担责任。二是政府要为自己这次人为制造的国家牛市中的“不当言行”承担后果。包括股市在4000点时作为党的喉舌的《人民日报》等多家媒体发表的股市4000点只是牛市新起点不当言论,政府多次用行政手段干预股市上涨和下跌等等。

综上分析,中国股市丧失信誉,本质是政府信誉的丧失。如果这次股市下跌,被清仓的是信任政府的融资融券杠杆使用者,亏损的是相信政府救市的坚守者,是相信政府才受到了这些伤害,那么政府将很难获得股民的再次信任。因此,政府必须为重塑股市信誉承担责任,必须投入真金白银来捍卫自己开始护盘时的承诺,那就是必须让股指重回4500点,才能放弃政府护盘的责任。

要恢复市场的融资和回报投资者功能,并把中国股市从政府手中真正交还给市场,让市场来主导中国股市,证监会可以采取以下步骤,并且要严格遵循以下顺序。因为这些措施互为因果,没有前面第一步的条件,就无法成功实施第二步的措施。具体措施是:

第一步是实现救市承诺,给股民和社会信心,说服更多投资人进入市场,吸引养老金、公积金、企业年金、保险(放心保)资金、公募、私募和海外投资者大量资金进入多层次市场,提振股市信心。政府必须付出成本,来重塑政府在股民中的信誉。

第二步是在实现救市承诺的同时,加快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实现发行市场与上市明显分离,打通场外市场和场内市场的转板和退市通道,完善新三板的功能,拟上市公司先到新三板进行公开发行或者私募发行,场内亏损企业也退到新三板重组,新股发行挂牌一年之后,符合上市条件转入场内交易所交易;不发行新股符合上市条件的非上市公众公司可以直接到沪深交易所上市。

第三步是完善股市的相关法律法规。中国股市庄股横行,而证监会以前则一直处罚不够,一年都看不到几例处罚,即使有也只是很少的一点罚款,这对造假、操纵市场带来的巨额财富根本就不值一提。因此只有大幅度提高违法成本才能让股市恢复理性。美国当今股票交易规则,比如《1933年证券法案》和《1934年证券交易法案》通过之前,美国证券交易市场是被少数人所控制的,他们既参与交易同时也制定规则,而操纵股价并不违反规则。美国《证券法》、《证券交易法》及《萨班斯法案》等一系列法案)是股票发行注册制的基础,一旦上市公司有造假就面临牢狱之灾,并且可能会被罚得倾家荡产,帮助造假的中介机构也会终身禁入。因此证监会应该借此机会完善法律法规,并实行严刑峻法,来保障股市交易的公平、公正,为推出股票注册制打下坚实的法律基础。

第四步是推行股票注册制发行,把股市真正交还给市场。在股民信心回复,多层次资本市场建立、法律法规完善以后,证监会就可以顺利推出注册制,实现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目标。

作者丁雪峰系中国第一位人才学博士研究生,中国企业联合会管理现代化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北方国际人才研究院执行院长,畅销书《轻管理:让管理很简单的真正秘密》、《轻管理实操:让管理做减法的4个关键》、《中国雇主品牌蓝皮书》等书作者。

畅销书《轻管理:让管理很简单的真正秘密》、《轻管理实操:为管理做减法的4个关键》作者;《轻管理》是机械工业出版社重磅推出的中国管理学创新著作。该书自2013年11月19日在中关村图书大厦隆重举行新书发布会以后,多次位列当当网、京东商城、新华书店管理类畅销书排行榜。


《轻管理实操:让管理做减法的4个关键》2015年7月机械工业出版社正式出版,欢迎团购。ISBN:978-7-111-50259-3 条码书号: 9787111502593 作者: 丁雪峰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上架日期:2015-7-2 出版日期:2015-7-1 页数:248 版次:1-1 装帧:平装 开本:16开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732199.html


http://www.golden-book.com/booksinfo/17/1757334.html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358542.htm


轻管理总裁会QQ交流群:167278175

丁雪峰轻管理QQ交流群:339181282

新浪微博:丁雪峰轻管理

微信:丁雪峰轻管理